主页 > 健康小知识 >将欧洲青少年驱往圣战的,并非伊斯兰教 >

将欧洲青少年驱往圣战的,并非伊斯兰教

发布时间:2020-07-04   浏览量:821   

 

将欧洲青少年驱往圣战的,并非伊斯兰教

  今年五月,美国歌手亚莉安娜‧格兰德(Ariana Grande)于曼彻斯特的演唱会临近尾声之际,利比亚裔自杀炸弹客阿贝迪(Salman Abedi)引爆炸弹共造成23人死亡,这起袭击事件让欧洲社会再度瀰漫着对伊斯兰教和大批难民的不安情绪。

  法国恐怖主义专家奥利维耶‧罗伊(Olivier Roy)表示:「在欧洲信奉暴力圣战的人之中,估计约有60%为穆斯林第二代。他们与祖国文化失去连结,也无法融入西方社会。」

  二十几年前,阿贝迪的双亲为了躲避利比亚独裁者格达费的统治,远离家乡来到英国展开新生活。1994年阿贝迪在英国出生,一方面他尝试与利比亚文化重新连结,甚至在袭击事件发生不久前曾短暂到利比亚旅行;另一方面他也试图融入英国社会,努力模仿着那些后来被他杀死的英国年轻人。罗伊认为这群穆斯林第二代经历了所谓的「去文化过程」,使他们远离欧洲社会和原生文化,而这种「真空的身份认同」造就出极端暴力主义兴盛的危机。

  「不同于阿贝迪这样的穆斯林第二代,穆斯林第三代通常能更好地融入西方社会,信奉暴力圣战的人数并不超过15%。而其他从各种文化脱离伊斯兰教文化的人则佔了25%。」罗伊说。

将欧洲青少年驱往圣战的,并非伊斯兰教

  然而,这些悲剧并不是今天才有的偶然事件,而是一种可以追溯的模式:1995年穆斯林第二代哈立德‧凯卡尔(Khaled Kelkal)犯下法国第一起本土圣战攻击事件;2015年巴黎发生的《查理週刊》恐怖袭击案,其中的寇瓦奇兄弟也是穆斯林第二代,而这种规律在欧洲其他地区同样可以看见。

  罗伊在着作《圣战与死亡》(Jihad and Death)中写道,这些年轻人中约有70%对伊斯兰教文化知之甚少,而且在皈依伊斯兰教以前就已经被认为是激进份子。如果他们对伊斯兰文化或教义的理解不多,就会变成像阿贝迪这样的年轻人,把恐怖主义投射成「自杀本能」和「对死亡的迷恋」。这种心态源于宾拉登首先提出的圣战标语:「我们热爱死亡,正如你热爱生命。」

  他说道:「绝大多数的盖达组织和伊斯兰国成员(包括曼彻斯特袭击事件的阿贝迪)之所以实行自杀式攻击,并不是因为有其军事战略意义,或者与基本教义一致。这些攻击行动无法大幅削弱敌人,而且实际上伊斯兰教谴责这种自我牺牲的方式,认为它抵触了神的旨意。这些孩子其实是以寻死作为行动的终极目标。」

将欧洲青少年驱往圣战的,并非伊斯兰教

  罗伊认为,人们需要追究和探讨的是「伊斯兰教的极端主义」而非「伊斯兰教的激进化」。真正的问题在于这些原本就是激进份子的青年,为何最后选择了伊斯兰教的极端主义进行恐怖行动。他说:「这些『新激进份子』之所以向伊斯兰国靠拢,因为它是『全球意识形态市场上,现存唯一具激进宗旨的基本教义派』。在过去,他们本来就受到左派的政治极端主义吸引,像在法国、德国和美国等地超过半数的暴力圣战者,都曾有轻微的犯罪前科记录,但他们都和阿贝迪一样越来越激进,而且也没有参与过当地的清真寺或宗教社群。」

  罗伊建议,人们不该将极端保守的基本主义与暴力极端主义混为一谈。而在评估像阿贝迪这样的年轻人时,也不需特别夸大穆斯林革命主义在发展中国家起到的作用。他认为像阿贝迪这类的青年都只是用宗教当作藉口,来表达对现实生活的不满:「事实上,他作为英国社会的一份子实行了自杀行动。因为假如他深受伊斯兰文化影响,那他的目标更可能是回到叙利亚或利比亚等伊斯兰国家生活,而且可能也不会想知道美国歌手亚莉安娜‧格兰德是谁。」

  他也提出警告说,西方社会的「世俗主义霸权」和排斥「所有形式的宗教信仰」已经创造出一种心理层面的真空,反倒变成了孕育基本教义派的滋生地,从而将这些欧洲青少年驱往圣战。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