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S品生活 >奥斯卡之后的男人味 >

奥斯卡之后的男人味

发布时间:2020-07-01   浏览量:129   

 

今年度奥斯卡刚落幕,竞争激烈的男主角奖项斗演技也斗帅气,包括《悲惨世界》休杰克曼、《林肯》丹尼尔戴路易斯,以及《派特的幸福剧本》布莱德利库柏,三位男星形象迥异,爱妻爱家、神秘优雅、或猎艳高手,而关于他们的下戏人生,更是精采万分。奥斯卡之后的男人味休杰克曼HughJackmantheGentleman以《悲惨世界》拿下第70届美国金球奖音乐/喜剧类影片最佳男主角的休杰克曼,人前人后一致的亲切笑容,是好莱坞知名的好好先生,来自澳洲的他,被称为地球上最性感的男人,据说他太太听到这称号时开玩笑,「今年小布是太忙了,所以没当吗?」休杰克曼以《X战警》走红,电影作品《澳大利亚》、《凡赫辛》、《钢铁擂台》、《穿越时空爱上你》等都让人印象深刻,除此之外,还曾主持奥斯卡颁奖典礼,幽默的串场、唱跳俱佳的演出让人惊艳,他还曾在电影《雪花与秘扇》中秀了一首中文歌曲〈给我一个吻〉,而当年在澳洲以舞台剧成名的他,其实差点就辞演了《悲惨世界》。缘于他领取金球奖时,在台上对太太致词:「宝贝,我要在全世界的面前说:『谢谢妳一直都是对的!』」才道出他曾经在彩排中表现很糟糕,对太座说想打电话给导演、请他找别人来演,是太太的开导让他打消念头,「关键点是我曾花了一年半的时间参与音乐剧《TheboyfromOz》的演出。当时,我刚拍完《凡赫辛》和《X战警》,很多人劝我别因小失大,怕我投入音乐剧演出而断送了电影这条路,但事实证明那段时间的训练,让我在演出《悲惨世界》时很受用,大概没人知道我在演出前根本没看过这部世界名着吧!」而休杰克曼爱妻爱家几乎到了罹患「爱妻症」的地步,何时何地三句不离他「Deb(黛博拉)」。这段姐弟恋相差了8岁,当年休杰克曼对黛博拉一见锺情,三个月就订下终身,「每一部我演出的电影她都看到睡着,有一次首映会还睡到製片走过来跟我说,『嘿,把你老婆叫醒!』Deb是我这辈子见过最真诚的人!每个朋友认识她后,都喜欢她胜过喜欢我。」这真是甜蜜的炫耀文!然而金钢狼也有真诚脆弱的时刻,提及童年,他曾在媒体前流下眼泪。「8岁那年,某一个一如往常的早晨,我母亲照例对上学的我说再见,但我放学后家里空无一人,她就这样去了英国再也没有回来。」这也影响休杰克曼对于家庭的重视与依恋,太太和他约法三章,即使分离也不得超过两星期,所以夫妻俩和两个领养的孩子像游牧民族般,在世界各地展开他们的幸福人生,休杰克曼讨好爱妻的方法很简单,「我拍完戏不卸妆、不换装就回家找她,对她来说像是无罪恶感的婚外情!」他很会开玩笑、也享受生活中的逸事,在西班牙巴塞隆纳拍摄《X战警》时,也会关心西班牙高铁从马德里到巴塞隆纳会花多少时间、多少钱这类小事;15年前他和太太曾到过巴塞隆纳,住的是破旧小旅店,在他印象中却比现在的五星级饭店更浪漫,他们夫妻俩都是达利迷,跑到Figueras看达利美术馆,连7岁女儿Ava也将小狗取名为达利。而12岁的大儿子Oscar对爸爸的名气已经有所感受,8岁那年泡妞时就会对女孩说,「跟我约会吧,我帮妳要我爸的签名。」浑身都是爱家好男人氛围的休杰克曼,提到作为一个演员,「我学到,一旦出现强烈的直觉,就要勇往直前,不必对未知的明日心存恐惧。与我太太在一起也是一样的情形,那时我总觉得感受到一股莫名的催促力在推动着我……,而我的选择是对的。」「我随时做好了万全的準备去面对任何难题。因为我有两个孩子,不论我们是否留意,他们一直都在潜移默化中学习老爸的榜样。我今天怎幺去面对困难,当有一天换成他们碰到问题,他们也会用同样的方式去面对。」关于演员的人生是不是必须跌宕多舛?面对这个提问,他的表情严肃,一如他心目中的偶像克林伊斯威特,「很多成功的演员彷彿都饱受精神折磨?诠释角色的过程一定得是痛苦的吗?我不这幺觉得,有时候那是太过自我放纵。」他很坦率地回答,「太多人用『入戏』当藉口,去纵容自己恶行恶状或根本没教养。其实,演戏不一定得留下心灵受创的后遗症,再怎幺说,都是围绕着人性,就好像人生如戏──在不同时刻,我们都在扮演不同的角色。我在记者面前扮演的角色,就和我在家人、邻居或老闆面前扮演的角色不同。相对于对方也是如此。」无论是英雄、恶棍、拳击手还是冒险王…,他的面貌千百款,却从不重覆。「时至今日,投资电影的人要确保能创出好口碑,现代人看一部电影要搞定开车、找好褓姆在家带小孩等等琐事,买包爆米花坐下来,不就是想看一场应该值回票价的电影?而这就是身为演员的重责大任。」奥斯卡之后的男人味丹尼尔戴路易斯DanielDay-LewisIntheNameofLincoln丹尼尔戴路易斯近期的生活简直是以不断领取奖座为日记,他在英国影艺学院电影奖以《林肯》四度称帝,常投入角色到无法自拔的他笑称,「或许某天我会说,我演丹尼尔戴路易斯55年了!」更睿智致辞:「一个演员暗杀了林肯,当然要由一个演员令他复活!」丹尼尔戴路易斯公认是当代最出色的演员,同时也是最神秘的明星,曾以《我的左脚》、《黑金企业》夺得奥斯卡最佳男主角奖,每得一座奥斯卡就要消失5年,这回演出《林肯》,原本史蒂芬史匹柏是想由连恩尼逊担任,丹尼尔戴路易斯却因为演出此片而成为奥斯卡男主角奖项呼声最高者。「起初我不并想演这个角色,因为这对我来说实在是太荒谬了,所以我逃走了!但后来在和史匹柏的讨论中,我知道那只是藉口,事实上我必须要被逼到没有选择,在那个决定性的瞬间,我只能去体会、揣摩这个角色了。我不排练,如果去给一个角色下定义,就会扼杀那个角色。」丹尼尔戴路易斯和史蒂芬史匹柏看似相异却也有相同点:尽一切可能远离镁光灯闪到私生活,以及专注在电影事业长久以来的热情。两人都讨厌染髮与染鬍子,也都不喜欢浮华的好莱坞名人排场。丹尼尔不只一次地入围《People》杂誌全世界最性感的50个男人票选之首,而史蒂芬则喜欢穿着宽大舒适的套头羊毛衫;两人都对自己热衷的事情全心投入;丹尼尔最鲜明的标记就是耳上的耳环,而导演的识别则是脸上永远挂副OliverPeoples墨镜。丹尼尔戴路易斯曾赴佛罗伦斯,向传统鞋匠学习手工製鞋技法:「因为这里头充满了艺术!」在他的青少年时期也曾着迷于木工,甚至想做一个家具製造商,15岁时父亲的去世,让他低潮封闭了很长一段时间,后来决定专注于表演,从母亲的鼓励中,他发现自己过往像是严厉的法官在审视自己,而试图恢复平衡,「我一旦喜欢的东西,会喜欢很久,这次成为鞋匠学徒,是想做自己的事;试想,如果我只是在戏剧中尽力,我会不知道做为一个人的单纯。」但丹尼尔戴路易斯的方法演技,仍然是严厉的,「在拍摄《林肯》的过程中,我感到极大的孤独,但我需要这种孤绝,是演员也好、是总统也好,这两者的共通特性就是孤独,我希望我可以远离自我,不是演林肯,而是我是林肯。」在电影《大地英豪》的演出中,他在荒野中学会了跟蹤、射杀动物且取其毛皮,导演MichaelMann曾说,「他学会了精準发射来福枪,最终也常相左右如知己,即使圣诞大餐,他不先鸣枪就不吃饭!」与妻子及两名子女往返居住于纽约、爱尔兰及伦敦等地的丹尼尔,连家中的门廊都未曾在媒体前曝光,丹尼尔说:「我从不为身为演员而活,而是为了和我的家人一起理解、学习与旅行。」他回忆到电影《林肯》中的夫妻对话,「一个春天的午后,林肯和妻子讨论着越野车。玛丽问他想要的旅行,他回答说自己希望乘着火车到西部去,还说想到耶路撒冷,因为那是他梦想到达的古老境地,也是大卫与所罗门曾经走过的土地。玛丽的角色,就是深知身旁日理万机的先生性格的女人!」这也令丹尼尔回想起自己对于旅行、骑摩托车出走、漫步在父亲祖国爱尔兰的热情,他也因此一直保留着国籍,并以带着爱尔兰腔的英语为豪。即使丹尼尔不愿意论及任何有关妻子的访谈,他那拥有和他一样湛蓝眼珠、身材苗条的太太Rebecca,给予了他心灵上的寄託:「如果没有曾经的教育背景,以及家人给予我绝对的民主教养,特别是在那个社会阶级分明的大英帝国里,我大概无法诠释好林肯这角色。父母给予过我们的一切,对我们来说都是无穷的宝藏。」提及做为诗人的父亲,「我们家的每个孩子,对于父亲所创作的诗都能琅琅上口,其中一篇〈ChildrenLeavingHome〉更是深植我心。父亲早逝,在我们的心中都留着深刻的伤痛,因为父亲再也不能与我们分享胜利、挫折、生儿育女这些人生经历。」谈完原生家庭、自组家庭所给予的丰饶基础,丹尼尔把这些特质发挥在《林肯》中,与导演都不愿意错过任何小细节,「甚至是总统夫人的收音机里所播放出来的音乐、总统办公室挂钟、提示大儿子RobertLincoln(乔瑟夫高登李维饰演)吃午餐的手摇铃等,我们全都仔细苛求。」而乔瑟夫透露丹尼尔完全融入了剧情,「我们初见面后,他还用1860年代、类似林肯的书写笔迹,写便条纸给我。」收到乍看是林肯写的纸条,应该满惊人的吧。这让人想起了丹尼尔戴路易斯曾说过的话,「我想我具备高度发达的自我欺骗的能力,我可以相信我就是别人。」奥斯卡之后的男人味布莱德利库柏BradleyCooperBorntoBeFamous在《赖家王老五》、《没问题先生》难掩帅气的男二角,到了《醉后大丈夫》终于大鸣大放,布莱德利库柏成了好莱坞当红炸子鸡!谣传的500万片酬就是星运大开的铁证,讲话F字不离口的布莱德利说,「这数字真是鬼扯!」然而一姐杀手的封号就不是闲扯了,向来是同戏女星杀手的布莱德利堪称万人迷,每拍一部电影就会跟着女主角的名字跃登新闻版面,日前以《派特的幸福剧本》夺得美国广电影评人协会喜剧女主角奖的珍妮佛劳伦斯,在上台领奖时即对布莱德利的魅力做了最好声明,「谢谢你带着我演出这幺棒的电影,我必须要说,和你对戏常常让我兴奋得忘了呼吸!」同时拿下该奖项男主角奖的布莱德利出道的第一个作品,就是都会男女爱恋圣经《慾望城市》,他饰演向沙拉洁西卡派克调情的小角色。曾有媒体以「布莱德利似乎是情场杀手?」询问他的母亲葛洛莉亚库柏,她说:「他从会走路那天就开始把妹了!」在《其实他没有那幺爱妳》中,布莱德利演个周旋于两女之间的花心男,他曾经说,「情场上谁不劈腿!希望大家不要批判这个角色,生活是複杂的,人们总是为了任何原因去做任何事情,如果活在黑白分明的世界,我想那是很折磨的,而我曾是那样。」而他是一个浪漫的人吗?他毫不考虑说,「是!而且浪漫成癡!感谢老天我现在长大了。而我做过最浪漫的事是什幺?嗯……,我结了个婚,哈哈哈。」曾有一次一年内就玩完的婚姻纪录,布莱德利不管是对前妻的事,或是和他名字连在一起的女星包括芮妮齐薇格、卡麦蓉狄亚、珍妮佛安妮斯顿等,他倒是都很有绅士风度的笑笑不愿多谈,提到如何处理分手?他说,「直接。你的做法必须是你希望她也能这样做的方式,关起门来谈,体贴但诚实,你必须直视她的眼睛。」在今年奥斯卡备受瞩目的黑马《派特的幸福剧本》中,布莱德利演出的角色可不是这幺回事!他因为无法承受撞见妻子外遇的伤痛,引发了暴力行为让他住进精神病院,出院后他不择手段就是要赢回爱妻的心,但却在遇到朋友的寡妇小姨子后,一切有了变数,「我希望接演不一样的角色,导演大卫欧罗素和剧中饰演我父亲的劳勃狄尼洛都是我的偶像,很令人兴奋,这电影只拍了33天,对我来说是很大的考验。碍于拍摄时间我们没什幺彩排,很多镜头都一次完成,尤其是我和劳勃狄尼洛的戏都是透过培养默契、现场发挥改词,和他对戏好像回到了学校的表演课程。」影片拍摄地距离布莱德利宾州的老家很近,他叔叔几乎每天都和表弟一起送午餐到剧组,而且布莱德利本人和角色的最大雷同处,就是他们都是宾州老鹰队的球迷。在好莱坞,与父母同住的明星寥寥可数,2011年布莱德利爱尔兰裔的父亲去世后,他就搬回家与义大利裔的母亲同住,这位帅气的混血儿在母亲眼中,却是因为追求完美而有点自虐,她说,「我总是问他,为什幺你对自己那幺苛刻?他是那种会跪在地上,手拿牙刷擦洗浴室磁砖的人。」工作中的伙伴又怎幺看他呢?《醉后大丈夫》的导演陶德菲利普斯说,「像他这样的帅哥肯放下身段、自毁形象,会摆脱配角命运是理所当然的!」而《天龙特攻队》导演乔卡纳汉则表示,「布莱德利是那种如果我今天要上战场了,我会找他一起去的人,如果发生很糟的事,可以向他寻求协助。」而布莱德利在生活中除了爱狗成癡、爱到会带狗去做宠物美容SPA之外,他也非常期待有自己的小孩,提到阳光型男的另一面,他说,「我超爱叶慈的诗〈HeWishesforTheClothsofHeaven(他想要天国的绸缎)〉,尤其是那句『轻轻踩啊,因为你踩的是我的梦。』但要说到更爱的一句话语,是来自NeilYoung的歌〈AManNeedsaMaid(男人需要女僕)〉,歌词唱着:不久前在不知名的某处,我和一个朋友去看电影,我爱上了电影中的女演员……,我是NeilYoung的超级大粉丝!」而小时候父亲就常和他一起看电影,提到最爱的电影:「首推大卫林区的《象人》,我迷恋这个角色,第一次看我整个人动弹不得、深受震撼,看到哭出来,这角色的挣扎好美、美得令人心痛。」最后,帅哥的私生活是大家都好奇的事,曾有记者问他,「你空闲时都在做些什幺?」他大笑后故作正经:「对不起!我没有在蒐集蝴蝶标本。」随后摆摆手笑着说,「我的生活是我的工作,我的工作就是我的生活,我所知道的演艺生涯,是很短暂的。」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