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C点生活 >白事这回事(二)遗体化妆师‧让逝者漂亮上路 >

白事这回事(二)遗体化妆师‧让逝者漂亮上路

发布时间:2020-07-25   浏览量:908   

 

白事这回事(二)遗体化妆师‧让逝者漂亮上路华人对于白事总有诸多避忌。从事殡仪业服务,工作範围经常就围绕在医院太平间、丧府、坟场或火葬场之间,不是与死者家属打交道,就是和遗体近距离接触,所以从事这行的人,除了要有很大的胆色,还要百无禁忌,更要有随传随到的準备,因为不论白天或黑夜,任何时刻都会有人往生,需要这行的服务。年仅24岁的槟城女子陈绘羽,有着比一般女子更大的胆子,天不怕、地不怕,在双十年华就开始从事这份另类的殡仪服务工作。除了每天替人办理丧事,她还身兼遗体化妆师,为死者上最后一次妆,让他们的遗容显得更安详端庄,是她的任务,也是她能为逝者尽的最后一份努力和心意。当陈绘羽告诉我,她提供的服务也包括为遗体化妆时,我瞪大了眼睛,知道这名年轻女子就是我一直在找的访问对象了!24岁的陈绘羽从事殡仪服务业近3年,而且也是这行唯一的女性股东。大马的殡仪业并不像港台,大部份是交由殡仪馆去包办殡葬服务,甚至还有专业的遗体化妆师来为遗体化妆,让往生者打扮漂亮上路。在我国,很多遗体化妆是由经验老到的仵工(或称为“棺材佬")去处理。“棺材佬",顾名思义就是有一定年纪的男人,但眼前的这位陈绘羽却是个女子,而且才24岁。长得瘦瘦高高的陈绘羽是个胆大包天、百无禁忌的槟城女子。她是父母唯一的女儿,上有高龄祖母,下面还有一个弟弟,全家没有一个人是从事殡仪业,就只有她在21岁那年大胆的加入了这行业,在殡葬礼上做些粗重打杂活儿,还为死人更衣化妆。薪水高时间自由“当初因为听说这行薪水高,而且工作时间自由,这就吸引了我,至于工作性质,我倒是不计较也不害怕,百无禁忌啦!"其实,陈绘羽也像一般女子,在17岁中学毕业后在一家商行当书记,一做就几年过去,但却常嚷着钱不够用。直至一次和朋友聚会时,听见一位好友刚跟随着父亲一起在殡仪业服务,并告诉她原来这行的薪水很优厚,工作时间弹性高也自由,让当时属朝九晚五上班族的绘羽大感兴趣。绘羽说,做这行每月平均至少有数千令吉收入,所以当她听见朋友说还要聘请员工时,就二话不说的跟着朋友父亲去见老闆,并很快的受聘了。没有半点犹豫和忧虑,她回去马上辞掉了书记工作,就这样转到殡仪业。“我刚入行时就从搬货运东西这种粗重工作开始做起,说白了,就是打杂啦!其实这行也没有职位之分,甚幺都要学,样样都得做,即使是老闆也还是需要亲力亲为。"说话爽直的陈绘羽,说起自己入行经历时很干脆利落,完全没有担忧过甚幺。走到今天快要3年了,当年邀她入行的那名女性朋友也早已退出这领域,而她仍继续留在这行。一年多前,她还和同行友人在槟城关丹律合股开了“永富殡仪服务",成为股东之一,为丧府人家提供一条龙服务。这3年来,她接触过无数具尸体,死状有恐怖的、安详的、腐烂的、肿胀的……问她有没害怕退缩过?手上夹着一根烟在抽的她,爽直地说:“没甚幺的啦!习惯就好了!就多注意洗手消毒啰!"转职殡仪业挨母骂从一个上班族转到殡仪业服务,绘羽说当初80岁的祖母听了也没异议,只是叮咛她要诸事小心,不要去犯一些禁忌,免惹上“不干凈"的东西。父亲则没意见,只有妈妈暴跳如雷。“哈!我妈当时的反应最大了,简止把我骂到狗血淋头,非常生气我跑去做这行。她一直骂我有那幺多工作不选,竟然跑去做这种工作!"但骂归骂,绘羽并没有因妈妈的反对而退缩。“我妈知道不能改变我的决定,只好慢慢接受了。两个星期后,她开始对我的工作性质产生好奇,频频向我打听消息,哪里发生车祸,哪里有人跳楼,她就等着我回来追问,开始八卦了!"入行次日即为遗体更衣当初义无反顾的加入殡仪行列的绘羽,以为时间自由了,后来才知道,自由的同时也要付出代价,那就是要随传随到,工作时间永远不定时,有时会做到三更半夜,有时半夜接到电话也要爬起来,有时候一天内要处理七八具尸体,说没压力,是假的。“我加入殡仪业的第二天就因为人手不足,被叫去为一名病逝女死者更换寿衣。当时由于家属特别要求找女性员工,所以我这个毫无经验的新手只好去帮忙。"“如果你问我第一次帮死人换衣的感觉?我只能说当时都紧张得要命,没经验也硬着头皮上,因为死者家属就在外面等着,我根本没时间去想自己怕不怕的问题,还好最后一切顺利!"妆要红润安详勿浓艳至于为死人化妆,绘羽又是怎样开始的?“你看我的样子都知道我平日是不化妆的人,我长这幺大,脸上也没涂搽过甚幺粉,但我曾帮过朋友化妆,也看过朋友们化妆,所以当老闆问我能不能帮遗体化妆时,我想应该OK啦!"听陈绘羽轻描淡写地描述,就知道她是天不怕、地不怕,任何事都难不倒她的。她说,其实为遗体化妆的步骤跟活人化妆一样,先打粉底,再上彩妆,不同的只是活人有血色,死者面容苍白,但还是不宜浓妆抹艳,只要看上去显得红润安详就行了。年老死者只需打个粉底她指出,为往生者化妆,淡妆即可,口红也不宜使用鲜红色彩,因为躺在棺木里的遗体用上干冰防腐后,脸色会逐渐转为深色,如果腮帮子抹得太红,在停柩三天或五天之后会变得更深色,模样就会显得夸张且吓人了。在陈绘羽的工具箱里,使用的化妆品都是淡色或粉红色系,而口红也是光泽亮油性质,让遗容看起来也比较自然不可怕。“如果年老者就稍微打个粉底,略略修饰一下就好了,因为老人家生前可能也不化妆的,如果我们忽然给她上浓妆,家属看了也会认不出来,反而被吓着了!"至于年轻逝者,绘羽就会化得比较精细一点,包括眼影、腮红,毕竟年轻女孩也比较爱美,为她们打扮得漂漂亮亮上路,也是功德无量。水肿者溺毙者妆难化对遗体化妆具有丰富经验的绘羽说,有两种情况下难以为死者上妆,一是死者患有肾病或因一些疾病导致身体水肿的死者,二是溺毙者。“因为这些往生者的遗体含有水份,因此很难上妆,甚至会出现脱皮现象。"她说,刚入行时搞不清楚状况,曾赤手去搬动遗体,结果被死者脱落的皮肤黏附在自己手掌上,但是抱着服务为上和尊重逝者的原则,她还是得先处理好手上工作后再去做洗手消毒。眼鼻嘴耳渗血水弄糊化妆也试过为死者化好妆后,却被死者鼻子、眼睛、嘴角和耳朵不断渗出的水或血水把妆弄糊了,结果她必须不断为死者拭擦乾净,再进行补妆,要是水或血水始终流个不止,就得先用干冰来凝固遗容才再上妆。至于遭遇严重车祸毁容的死者,或是坠楼、火烧,或是从水里捞上来,已经高度腐烂肿胀的尸体,绘羽说那她真的是有心无力了。“一般上,遇车祸或坠楼丧生的,送到医院太平间后,如果是面目全非了,剖验师也会为死者缝补伤口,儘量保持全尸。要是头部受严重创伤的,也会找一顶帽子为死者戴上再缝合,让死者有尊严的上路。"遇车祸没事深信冥冥中有庇佑很多人也都会问,做这行的,成天进出医院太平间、坟场、丧府、接触尸体等,有没有碰过灵异事件?以绘羽的经验,要入这行,就要有百无禁忌的心理準备。但说来也挺神奇的,未入行前她曾有过多次“撞鬼"的经历,自从加入这行后,却不曾碰见过灵异事件。“未入行前,曾有一晚在朋友的公寓住处聊天,忽然眼角描到不远处的角落有个黑影,然后就见到一个长髮女子突然要扑向我,我下意识的弹起来闪避,结果却吓到了在场的朋友们,因为她们并没看到甚幺,反而是被我突然弹跳起来的动作吓了一大跳。结果后来才知道,那地方曾有一名女子坠楼自杀。"陈绘羽说,入行后,好几次骑摩多在路上险遇车祸,都以为必死无疑了,结果却在千钧一髮之际逃过一劫,她认为这冥冥中有些甚幺在庇佑。“也许这就前辈们说的,我们在帮`他们’,`他们’也会帮回我们。"遇红事不敢贸然拜访目前感情状态一片空白的绘羽,未入行前曾谈过恋爱,但从事这行后,每天工作不定时,而且长时间在外面东奔西跑,她说根本没空拍拖了。问她担不担心做这行会难找结婚对象?她倒潇洒的说:“不会啦!现在的人思想都很开通了,只是现在工作很忙,没空恋爱啦!"遇到亲友结婚,生孩子或坐月子,她也会事先征询朋友会不会有避忌,要是觉得不宜,她就会等对方坐完月子后才过去探访。“虽然我们这行百无禁忌,但也明白有些人会有避忌,若家有喜事的主人家担心红白会相沖,或对初生婴儿不好,我们还是会给予尊重,不会贸贸然上门登访,造成人家心里不舒服。"/副刊‧报导:黄碧丝‧2013.04.03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