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C点生活 >白事这回事(完结篇)纸扎工程师‧祭品手工繁複费眼力 >

白事这回事(完结篇)纸扎工程师‧祭品手工繁複费眼力

发布时间:2020-07-25   浏览量:855   

 

白事这回事(完结篇)纸扎工程师‧祭品手工繁複费眼力华中学时候,曾经有个安娣对我说,她的老公是建筑工程师,但建的屋子都不是给人住的。当时听得一头雾水的我在后来才明白,原来她说的是纸扎屋。最近在网上看见我们所谓的纸扎屋,在台湾原来有个雅称叫“天国之屋"。这门传统纸扎手艺在台湾已被多元化和现代化的发展成了“纸扎精品店",还可以通过上网订购各式各样的纸扎精品,然后烧给移居天国的先人。在槟岛,纸扎业者始终还是保留着传统的作业方式,暂时未见有纸糊业者可以做得像台湾那样现代化。我们常在道教的丧礼上看到的纸扎品,甚至还保留着古代的模型,偶尔出现一次现代法拉利跑车和或大型摩多纸扎品,就足以让大家叹为观止了。然而你是否知道,这些在我们华人眼里属大吉利是的纸扎祭品,看在老外的眼里却是件艺术作品呀,曾经还有游客当成手信订购带回国呢!在异常闷热的三月天,走进槟城五条路的亚福纸糊店,一眼就看到赤裸上身的高明福(57岁)坐在地上,手中拿着一把小刀在长长的竹篾上削切,手脚利落的很快就编起了一个架子。而其28岁的儿子高永杰则站在另一边,对着由父亲编架出来、呈马匹形状的竹架糊上彩纸。在这行具有逾30年丰富经验的高永福是纸糊店的老闆,也是老师傅。其长子高永杰说他另有工作,只是偶尔来老爸的店客串帮帮忙而已。见记者到访,年轻的高永杰开口就说:“人人都说做这行很好赚,却不知道这工作也最不容易做,每一个步骤都是手工,根本不能用机器生产,全靠人力,也很花时间的!"纸扎屋又称“功德厝"纸扎屋,在福建话里又称为“功德厝"。那是在道教丧礼上最常见的大型祭品。在亚福纸糊店里,除了丧礼上的纸扎祭品外,神诞庆典上的供品,如盂兰节的大士爷,还有神诞的轿子等纸扎供品他也会製造。“像法拉利跑车,Kawasaki摩多等现代又大型的纸製品我们也有做啊,但这是都是应顾客特别要求才会製造,因为需要花好几天的时间才完成,所以需要预订。"高明福说。高明福指出,槟岛只有五家纸糊店,从30年前他入行当学徒时,到今天自己成了师傅当了老闆,槟岛的纸糊店始终还是维持在五家,不增加也没减少。他透露,这里的纸扎店一般上都是做传统的供奉祭品居多,如祭神仪式里的轿子,盂兰节的大仕爷,还有办丧事时,道士在超度法事上所需的各种大小祭品,包括纸扎屋、轿车、马儿、金童玉女等。传统祭品不得任意修改即使时代不断进步,大马的纸糊店仍旧做着数十年如一日的古代纸扎品,特别是丧礼上的纸扎屋,依然还是中国古代建筑造型,纸扎屋里的公仔佣人也仍旧是穿着古装,骑着马儿。对此,高明福就说,这些纸扎品都是道士在丧礼法事上所需的祭品,由不得他们任意修改,除非是丧府家属特别要求订造现代洋楼,他们才会配合打造。这些年来,高明福虽也曾接过丧府家属特别要求订製现代洋楼纸扎屋,但这情况还不是普遍常见,其中一个原因可能是价格不菲的问题。“其实现代人办丧事都有由殡仪服务代理,极少数的丧府家属会直接来跟我们订製,所以我们接的订单都是通过道士或是殡仪服务代理和我们接洽居多。"高明福说,纸糊店通常都只会按照传统做法去做,至于新颖另类的东西,除非是顾客特别要求,否则他们也不会贸贸然去更改传统设计。纸扎店没禁忌和行规高明福15岁就出来拜师学艺。提起入行经历,他笑言当时都没有想太多,只是刚好有朋友在纸扎店里打工,他也常跑去店里找朋友聊天,自然而然的也跟着入行了。他说,做这行没有禁忌也没有特别行规,当时年少的他跟着师傅学纸扎,纯粹认为这也是一门技艺。比起那些在工地里遭雨淋日晒的建筑工友,他这个为天国和地府打造房子和祭祀物品的“建筑工程师"还是不算太辛苦。“做纸扎屋除了讲手艺也是要靠经验,竹架子如果一开始就架构得不好,纸扎屋会因根基不稳而容易斜倒。糊上彩纸时也要有几分功夫,才不会做得一团糟。"虽说纸扎屋到最后也是要焚烧给天国的先人,但也不能马虎,还是要认真扎好根基,交出好货。纸扎屋大小丧府决定本地製作的传统纸扎屋也有大小型号区分,一般分为6呎、8尺、12尺和24尺,最小也有2呎,但却不常见。“纸扎屋的大小是视丧府家属的要求而做,很少会有现货现卖的,一般上都是接到订单后,我们才赶工打造,所以做这行的,也是没有固定的作息时间。"全手工没机器代劳自小就在父亲店里帮忙的高永杰认为,我国的纸糊业必须配合时代的改变而改良,才能走得更远更长久。他说,外行人看这行业都觉得纸扎工作就像小孩的游戏,轻轻鬆鬆就可赚一笔,都没看到背后付出的时间和心力,甚至得经常连夜赶工,长年无休,更何况这都是纯手工製作,无法让机器代劳。父亲製作纸扎屋已经有卅几年的功力,他坦言只学到父亲的几分功夫,平常到店里来也只是从旁协助一些糊纸的工作,说到编竹篾,架结构的功夫,他还没学会。竹篾逐根编再糊上彩纸“也别小看糊纸工作,那都是很琐碎但最花时间精神的地方。就如神轿子,每一根编好的竹篾都要糊上彩纸,这些也是没有机器可以代劳的。"儘管认为这行业已经没多少年轻人愿意做,不过高永杰却不否认,这独特的手艺在外国人眼里还是充满艺术性,这也是一个商机。“我们这里办丧事用的纸扎屋和纸公仔,还有纸灯笼,在老外的眼里都是艺术,甚至还有老外曾向我们订做纸灯笼等带回国呢!"跟据传统制作做法也许有人认为纸糊业是黄昏行业,但对28岁的高永杰来说,只要稍微转换行销策略,这行业还是可以走下去。他说,换个角度看,传统的纸扎品其实也是手工艺术品,只是自古以来华人对它有所避忌,才导致大部份的人觉得这一行很冷门。他对于台湾的纸扎业开始走向现代化,藉网络作行销推广也深表赞同和欣赏。做得有时代感不会被淘汰“在网上我们可以看见他们(台湾部份业者)把传统纸扎业朝多元化发展,把纸扎屋做得一点都不阴森,具有时代感,纸屋做得先进又豪华,那是值得看齐的地方,这才不会被时代洪流淘汰。"年轻人有年轻人的想法,老人也有老人的见解。对于儿子欣赏台湾业者的做法,父亲高明福就认为,先决条件还是得看本地人的接受度有多高,再来衡量是否行得通。改革并非一朝一夕可以做到的事,要改变人们对纸扎祭品的观念,就得放眼于未来年轻一代了。“传统还是有传统的要求,就如拜神祭祖仪式或丧礼的超度法事所供应的纸扎祭品,它的外观及构造并不是由我们来决定的,那是自古以来的传统做法,我们纸糊业者也只是按照法事需要的形式去做,至于用意和意义何在,那就要去问道士才能了解当中因由了。"高明福说。电器祭品是摺纸盒式做成谈到清明节常见的现代电子电器纸扎品,高明福说,那些通常是由香烛店售卖,是以印製图案的纸皮摺合成形,和他们所做的大型纸扎品并不一样。他举例说,就如巨大的纸扎屋、轿子和桥等,都必须先使用竹篾编製稳固的架构,进而才糊上彩纸,製造出该有的形体,这与事先印製出来的图案,再以摺纸盒式的做法完成不能相提并论。/副刊‧报导:黄碧丝‧2013.04.04

上一篇: 下一篇: